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然居士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里锥栗  

2006-12-20 18:40:32|  分类: 茶然留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山里锥栗

 

周末回家,我们几个邀着去邻村易坪捡锥栗。从村口看去,那片古老的阔叶树林郁郁苍苍,坐落在泰安堡后面,像个老者静静地守护着村庄。村里人说,祖祖辈辈都当它是村子的风水林。

我们从泰安堡后面的小路进入树林,里面大树参天,早有本村的孩童在这里。我们随手拣根枯树枝,拨开满地干枯的落叶寻找起来,干枯的是往年空壳,青绿色的是今年尚未成熟的果子,棕黑色的,闪着光泽的才是成熟的果子,咬开,里面是乳白色的果仁。

我们村子本也有锥栗,那锥栗的球苞上长满刺,成熟了裂开,要用棍子才能挖出果子来。我捡了几个才发现,这儿的锥栗不长刺,球苞像个钵子,倒过来看像果子上戴个毡帽,他们说这叫帽子锥,我们村里长刺的那种叫刺锥,另外还有一种长成布袋状的叫袋子锥。

可能最近都有人在捡锥栗,我们很难从地上捡到果子。同伴扛来了长木梯,胆大的都往树上爬。我也小心翼翼地爬上树,站在十几米高的枝上颤颤悠悠,心里凉飕飕的:摔下去肯定成肉饼!我双手紧紧地抓着树干,眼睛尽量不往底下瞧。站稳了之后腾出一只手,折些小果枝往下扔,够不着了,就单手拿长竹竿敲打,让成熟的果子往下掉。不一会儿,我手脚发麻酸痛,敲完一枝,唯恐失手,赶紧溜回地面。他们几个体力比较好,还在树上敲得欢,果子砸在叶子上“噼里啪啦”下雨一样,树底下的人,手护着脑壳在喊在叫在捡——痛,却是快乐的!

捡了一大袋锥栗,心里就有一种收获的满足。回到家中,我们将果子倒入水中,捞去飘浮在上面的果子(没成熟的果子没果仁不会下沉),洗洗放到锅里去炒。几分钟后,锥栗一个个爆裂开来,从壳里露出果仁,香味也从厨房里飘出来。熟了,一家人围着桌子剥着锥栗,边吃边说和锥栗有关的往事。奶奶说以前山上的锥栗多得可以用扫帚扫,哪像现在这样稀罕。她还做过锥栗糕、锥栗稀饭,颜色比大米做的米浆果(千层糕——漳平特产)、稀饭黄一些,闹饥荒了就拿它当主食,救了不少农村人的命呀。也是,这几年种袋栽香菇、木耳的人多了,大树哪能和挣钱过日子比,树林子一片一片倒下了,村子里唯一的一棵会长甜甜“万字梨”的拐枣也被砍去,蘑菇不长了,野果无处可采了。父亲说现在规划了公益林,溪那边的山上规划才一两年,就有点成林的样子,如果用心管护,估计再过五六年,会有野果等孩子们采了。

 

200111

 

写作这篇文稿的时间是2001年,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五六年,奶奶于200310月离开了我们,现在林权改革了,林地的产权分到各家各户手中,大家应该更会去管理自己的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612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